SophiaW

随缘跨次元壁沉迷rps
最近山花+Evanstan

【魏白】24h见缝插针小段子(2)

Brief:0216期 小白把球塞衣服里的画面真是十分容易让人联想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篇其实不小昂

-ooc我的锅 照例不上升正主

-这是现实设定(?)的版本,

  明天争取写个abo的吧



槟城,马来西亚。

水上乐园的大泳池旁。


这是他们一起录的第三期二十四小时,这节目是连着两期一起录的,所以这才是魏大勋和白敬亭“公费蜜月”去的第二个地方——马来西亚槟城。


毕竟都说是“蜜月”了嘛,大多数人蜜月旅行主要为的都不是旅途的风景,为的想必都是和那个对的人,在各种各样各种各样的旅游胜地……的酒店房间里……哎呦你们都懂的。


我们大勋和小白毕竟也刚在一起没多久,“新婚燕尔”又聚少离多,俩人当然也就要抓紧趁着好歹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尽可能地多多同对方进行深♂入交流了。


两期节目的录制虽说花的时间并不短了,但是对于恨不得要把自己整个人都融入对方骨血的热恋期的情侣来说,这时间哪儿够呀;再加上土耳其和马来西亚的节目录制中间又是隔了不少日子,刚刚享受完在土耳其的节目录制期间的日日黏糊夜夜笙歌的他们又得分开,俩人真是怨得像受气的小媳妇,可这气儿也没处好撒。


这不,甫一到槟城,俩人就又腻歪上了:搂搂腰牵牵手搭搭肩膀都是正常操作,在镜头前都忍不住动手动脚的。直到蓝队队长余文乐实在是没眼看下去了,喊他们注意点儿影响,俩人这才总算是消停了下来,开始认真玩儿游戏。


…………


第一关水上抢浮台的游戏进行到第四轮,节目组为了比赛更有看头,就加上了加分的气球。乐哥一指示,白敬亭立马就机智地将气球塞进了衣服里来保护。


这一番操作下来,白敬亭本来是没觉得有啥不妥的,不就是保护气球么,塞衣服里多方便呀,都是正常操作正常操作……可等到他准备爬上浮台的时候,这“不方便”可就显现出来了:又要护着肚子(里的球)又要努力爬上去的——怎么会怎么看就怎么像努力想爬上公交车的孕妇呢?还是妊娠七八个月快生了的那种。


想到这儿,白敬亭这小脸儿就不免烧了起来,连带着耳朵尖儿都要红透了。这白白净净的一男孩子,怕是想到了什么不方便在节目上播出的闺房秘事儿。


…………


别看白白平时在大众面前、在粉丝面前呀努力维持着这么一个酷盖的形象,其实他私底下在朋友面前可软了呢。清清冷冷样貌的男孩子,就算是熟了以后跟你皮,也是一副惹人心疼的奶样儿。


而魏大勋,怎么说呢,可以算是人设保持不崩塌了吧。但也是了,这鱼龙混杂的娱乐圈里,哪儿有人是成天没心没肺地笑着的;再怎么说他也出道了有十个年头了,人前人后心里其实都跟明镜儿似的,哪儿能真是傻子呢。况且魏大勋这人不笑的时候可严肃了呢,那模样极是能唬住人,不然白敬亭怎么“最怕魏大勋”呢。


自从俩人确认了关系以来呀,这日日黏糊夜夜笙歌中,大勋大多数时候都是温温柔柔地护着他家心爱的小朋友的,毕竟都知道大家在这圈子里摸爬滚打多不容易,心疼还来不及呢,谁还敢欺负他。


可您瞧这小朋友白白净净的模样,您想想这小脸儿上挂着、红红的眼眶儿里盈着被自己操弄得实在是受不住了才落下的泪珠;软软的小手搭在身上人肩上,嘴里还糯糯地求着“大勋不要了太深了太快了太多了”,换您您能忍住不继续更狠地弄他么?于是魏大勋也会破裂了他的温柔样子,狠狠地、一下比一下更深入且准确地操弄他的宝贝。


这热恋中的人呀,在床上情到浓时总是爱乱说一些荤话胡话,大勋也好多次在感觉来了没这闲工夫带套的时候、俩人最后抵在一起颤抖的时候、坏心眼儿地按着对方因为自己一整夜的劳动成果而微微鼓起的小腹的时候、狠狠地深入浅出每一下都正中那个点的时候,就这么说了——“小白,我今晚一定要操到你怀孕”“不拔出来不拔出来,给我生个孩子吧”“白白,按我们这频率,你也该怀上了吧”……还有“说,你要哥哥射在你里面,说,你要谁的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从激情中清醒过来,俩人当然都知道男孩子是不可能怀孕的呀,但这些羞人的话语似乎已经变成俩人床头的一种情趣了。


再说,魏大勋这个人——这个就是不愿意远离粉丝生活的正主——早早地就在Lofter上听说了ABO世界观的设定;于是在白敬亭肯陪他玩儿的那些夜晚里,他们也不是没有尝试扮演过Alpha和Omega的热潮期标记,那香香软软的Omega,可不就是真能怀孕么。


…………


镜头从回忆的思绪中转回现在泳池里的白敬亭——

想到这些难以言说的害羞事儿,白敬亭真是瞬间就为了自己这跑偏儿了的思想止不住的脸红脖子红,耳朵也染上了绯云。


再转眼看那边正在和小志哥奋战的魏大勋,他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想到。


甩一甩脑袋,白敬亭你在想什么呢?平常还吐槽人魏大勋见到自己就满脑子都是那事儿,现在满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是谁呀?难不成你还觉得昨天的不够不成。


于是他就自己跑回了泳池里,趴在浮台上。其实他也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也许是这样就能让他因为羞于自己想到的东西而发烫的脸颊稍稍降一下温吧。


好不容易这回录制前夜魏大勋终于忍住了一次,没有像上次那样把人弄得太狠弄到早上都起不来;只等两个人都结束一回,再加在浴室里清理时没忍住的又一回,就放过了白敬亭。


魏大勋在节目里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是没想那么多,只一心在认真地玩儿游戏、还帮人女孩子吃掉了惩罚的饺子。


可谁都不知道的是,魏大勋其实是想到了这些旖旎的,只是碍于正在录节目呢才没有什么表现;而且现在大勋正转头盯着白敬亭看呢。——这眼角眉梢的笑意分明是在说,白敬亭,你这小孩儿还有心思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呀,看来是想玩儿点新的花样是不是呀……


…………


晚上收工后。

白敬亭酒店房间里。


白敬亭刚回到房间里,坐在床边解鞋带,就听到门铃的声音并着某人的喊声:“小白小白,快来给哥哥开门!”


“等等啊您,我这屁股都还没坐热呢,着什么急啊……”说着还是不紧不慢地摆好他心爱的球鞋,才趿着拖鞋去给某位贵客开门。


一开门,魏大勋就迫不及待地搂了人急匆匆走回床边。


“不是,大哥,你着什么急啊……”白敬亭不懂他在急什么,但在眼神触到了大勋手上拎着的不明物体后,突然感到喉咙一阵发紧,“你……想对我做什么?”


回答他的,还是大勋那招牌傻笑,“白白,我怎么舍得把你怎么样呢,我心疼还来不及呢~这些只是一些好玩儿的小*玩*具呀~我带来,跟你分享呀~”这人,身后仿佛多了一条无形的金毛尾巴,一晃一晃的,可不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这嘴里说出的话,怎么听起来就这么瘆人呢?


“额……你别过来!呀!”——终究还是被扑倒了。


原来那袋子里呀,是一些有气味的润滑剂,牛奶味儿和兰花味儿,这可是大勋曾经在角色扮演中为他们设想的,信息素的味道呀。看来今晚这又一轮儿角色扮演是逃不过了。


“白白,我的白白,你今天大着肚子的样子真是太美好了,我们来造个孩子吧!你看,间隔这么久了,你的发情期是不是又快到了呀~”


…………


第二天一早。


“说好的这两天对我温柔一点呢?

 魏大勋!你这个坏人!骗子!

 哼,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假装(?)孕期play的车尝试了一下终究放弃了

要不还是明天的abo设定真·孕期我再开车吧


白白动作其实挺敏捷吧但这是剧情需要

评论(3)

热度(68)